1. 首页
  2.  > 正文

故事:新婚夜老公给我来了个大大的“惊喜”

 2019-11-02 15:42:50  来源:互联网 

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:老阿姨鲁班

我叫查查。我在江苏南部的一个小镇出生长大。大学毕业后,我回到小镇工作。我是我家的大女儿,有一个弟弟。我上大学。当然,我家没有重男轻女的现象。我父母平等对待我们的兄弟姐妹,我父亲对我印象非常深刻。

所以在我出事后,我父亲也很难过。我开始工作后不久,一些热情的同事介绍我认识了一个人。我就是这样遇见韩江的。他比我大两岁,学历低,大专毕业。

他的父亲开了一家小工厂,他的母亲是一名教师,他的家庭很富裕。他掌管着自己的工厂。会后,他告诉媒人他非常喜欢我,并热情地追求我。媒人说,这么多年后,韩江也谈了几件事,但时间不长:“他其实是在等你来!”

事实上,起初我更关心韩江的学历。我是大学生,至少我需要找到学士学位。但是媒人用几句话说服了我:在当今社会,教育不代表能力。我想,也想,不能只是学历。除了和韩江接触之外,我认为他很诚实,对我也很关心。

自从我遇见他,我几乎每天都来我的办公室等我去购物、看电影和吃饭。我还不时送各种礼物来取悦我。在如此强烈的攻势下,我也慢慢爱上了韩江,和两个人谈起了爱情。

在确认关系后不久,我告诉了父母韩江的事。我父母的意思是:只要人们对我好,只要他们对我好,那就行。后来,我和韩江在一家牛排馆吃晚饭的时候,我偶然发现了我的父母:他们在这里干什么?后来我才明白,他们不放心,想看看我交往的对象是什么样的。

我选择了一天带韩江回家,正式见见我的父母。韩江非常重视穿新衣服,带来了许多高档的酒、烟和营养产品。当我父母和他说话时,他也很有礼貌,傲慢和圆滑。

我看得出我的父母对他很满意。韩江离开后,我父母基本上默许了。他们还敦促我说:“两个人相处融洽,他们就要结婚了。好好谈一谈,多了解一下彼此,这对你们没有害处。你还应该记得保护自己。”

我知道他们的意思。我也见过韩江的父母,他们对我很好,把我当成未来的儿媳妇。可以说,我们的爱已经得到了父母双方的认可。我觉得我面前铺的路明亮而平坦。

恋爱中的男女都急于结婚。情人之间我们都有亲密的行为。彼此非常和谐。然而,韩江有一点我不喜欢。我工作的时候,他经常在和我聊天后给我发一张莫名其妙的照片。他还问我,“你喜欢吗?”说实话,我很反感。

我温柔地告诉他,我在工作,不要把这些送给我,被人看见不是很好。他很听话。我上班的时候他不发,但是晚上,当两个人聊天的时候,他不时给我发莫名其妙的照片或视频。

有一些视频,可以看到它们是秘密拍摄的。也许我更保守。我不太喜欢看,也不喜欢他的传播行为。然而,韩江告诉我,这是恋人之间的一点兴趣。

我也问我最好的朋友,他们说,哪些男人不看?哪个男人不看小型电影?我在想,也许我在大惊小怪。这很罕见。因此,韩江再次把它寄给我后,我没有清楚地表达我的厌恶,但我没有很好地接受。为此,韩江也嘲笑我:“假装!”

今年年初,我们订婚了,彩礼是30万元。人们不应该对新娘的价格高得多感到惊讶。在我们苏南的小城镇,经济仍然相对发达。30万英镑的彩礼真的算不了什么。此外,300,000嫁妆也被带到我丈夫的家里。我父母给了我30多万嫁妆。

就在上周,我们举行了婚礼。婚礼非常豪华和热闹,两位客人都玩得很开心。然而,在我们结婚的第二天,我毫不犹豫地回到我母亲的家里,对我的父母说:“我想离婚!”

我的父母,不明所以,认为我脾气不好。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快说!”“刚结婚两天,你就要离婚了?这可不是闹着玩的!”事实上,他们不知道我心中的河流和海洋是如何变化的,是什么样的波浪在起作用。我非常清楚我必须离婚。

新婚之夜,红色蜡烛闪烁不定,婚礼室内的每个细节都喜气洋洋。客人走后,我和韩江非常感动。之后,我在他怀里睡着了。甚至梦也是甜蜜芬芳的。当我迷迷糊糊醒来时,我发现韩江在我的枕头旁不见了。我看了看时间,早上5点。

我迅速起身下床,发现书房的门没有上锁。我轻轻推开门,看见韩江在电脑前忙碌,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电脑屏幕。他用眼角瞥了我一眼。他有点慌乱,把笔记本藏了起来。“你为什么不睡觉?你在书房做什么?”我好奇地问道。

“早点醒来,想到一笔付款不清楚,就起床收拾一下。走吧,我们去睡觉吧。”韩江站了起来,很自然地拉着我的手,回到了婚房。那时我真的没怎么想。第二天,韩江本来在家,但后来一个电话打到了工厂,说事情很紧急。

我一个人在家,突然想到在网上查找信息——我总觉得有上帝在指引我找到它。我去书房,打开笔记本。我没想到韩江用完了他的笔记本,没有关机!

在电脑屏幕的网页上,许多窗口被打开,所有这些都是他的浏览记录。我一页一页地关闭。突然,我的眼睛被固定住了!盯着一个网页发愣,看了很久,我的眼睛又红又出血。这是一个论坛,页面完全是韩江——我丈夫的帖子!在他的帖子中,他详细描述了我们的新婚之夜,描述了我们夫妻之间的那种事情。

语言很明确,甚至与我的照片相匹配。他得意洋洋地在照片下面写道:“我妻子身体好吗?”这张照片是他在我睡觉时偷偷拍的,好像藏了起来。虽然我看不见自己的脸,但我觉得自己被认出来了,被剥光了衣服。这篇文章很长,有图片和文字,很多人都跟着它,而且语言很淫秽。然而,韩江并不感到羞耻,而是对网民的追求做出了热情的回应。他的话充满自豪。一瞬间,我崩溃了!

我不能接受!我真的不能接受!我从小接受的教育是阳光健康的!这些照片供网民观看和评论。我从未想过我和我丈夫的隐私会形成文字让陌生人阅读和思考。

而这一切,都是我丈夫一手操作的!他是我最亲近的人,我也是他最亲近的人。不是说,男人自私,真的爱女人,是不愿分享吗?我仔细看了看照片——照片中的红色被子是韩江和我选的。

我的丝绸睡衣也是韩江挑的。我的红色指甲油也是韩江和我一起做的...所有这些都成了他照片的道具!看看我手臂上的蓝色胎记和胸部的痣(我妈妈说,从我小时候起,我胸部就有一个大痣,可以在一条V领裙子里看到它)。我非常清楚。

谁能保证这些照片不会被传播?谁能保证不被熟人认出来?我是谁?一想到这,我的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。我没想到前面会有更大的打击。屏幕右下角的微信标志在闪烁——是韩江的微信,他没有退出!

我开通了他的微信,因为上帝有所作为。我发现了更恶心的东西。韩江有一个微信群。这个组只有七八个人,都是男性。我仔细辨认了一下,估计是他的大专同学。其中,我知道并遇到了一个微信的名字。

我看到了我的丈夫,把帖子转发给了这个团体,向男生炫耀:“我妻子身体好吗?”我再也看不下去了。我跑到浴室呕吐。我在家里想了一下午在等一会儿,等韩江回来给我解释。

晚上,韩江回到家,搂着我:“老婆,我好想你。”过去,我以为这句话是亲密而快乐的,但现在听起来却让我觉得极其恶心!我把韩江拉进我的书房,指着网页问他,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韩江的脸色立刻变得煞白。

回过神来后,韩江开始哄我,说他做错了什么,因为他被鬼迷住了,头脑发热。但我就是不能原谅,心里有刺,越深越深,我的眼泪无法控制地流了下来。看到我这样,韩江开始争辩,“哪个男人不看网站?不看小电影吗?你为什么不问问你的朋友他们的丈夫是否会看?如果你不看,你就不是男人!”

当一个学者遇到一个士兵,他不能肯定。我真的意识到了。“看,这是一回事。把妻子的照片发到网上是另一回事。你尊重过我吗?”我问他,“你把它发给你的同学了吗?!”

“显然是小事,你有放大吗?你一定要让它不愉快吗?”韩江对我说。“这是小事吗?这是小事吗?你病了!无耻!”我忍不住骂了一句。

“在你眼里我是什么?”韩江也着火了。噪音越大,越糟糕。它说得越多,就越糟糕。那天晚上,我立即拿起包和车钥匙,开车回家。我父母看到我哭着回家,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甚至问我发生了什么事。

我怎么能说话?这太可耻了!后来,我秘密告诉了我妈妈这件事。我妈妈听了,沉默了很长时间,叹了口气。一个不眠之夜。我知道,我妈妈会告诉我爸爸的。早上,天一亮,我父亲就带着憔悴的脸来到我的房间。我知道他睡不好。我父亲只说了一句话:“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,我都会支持你。对你来说,快乐是最重要的。”

韩江和他妈妈一起出现在我家。我岳母非常爱说教。首先,她批评韩江年轻无知,做了错事。这真的是他的错。之后,当她改变话题时,她还批评我任性无知:“如果是个大屁,我会跑到我妈妈家去。我将来会怎样生活?你还想把你新娘的家人绑在腰带上吗?”

我忍不住问她,“你知道韩江做了什么吗?这是一个大屁事?”我一说出来,就感到惭愧。我在想,你要我打开成人网站让长辈们看,以证明我有证据吗?我必须说韩江的男同学欣赏我的裸照吗?我做不到。

婆婆耐心地告诉我,韩江已经删除了帖子,微信群已经解散,以后不会再发了。让我把大事变成小事,把小事变成小事。全家人都有最好的宁静和美丽。婆婆还说韩江已经知道他错了。例如,男人肯定会犯错。当他们知道错误时,仍然有可能改正错误。

我告诉我父母考虑一下。在接下来的几天里,我岳母和韩江几次来到我家,建议我回去。但是我真的不能越过那个障碍。我平静地说,“我们离婚吧!”

韩江怒不可遏:“别给你面子,你无耻!我们都是来道歉的。你还想要什么?”婆婆也很不高兴:“如果你想离婚,你可以提取30万嫁妆!”当我岳母这么说的时候,我的父母也不高兴:“很明显是你儿子做了一些不在桌子上的事,损害了我女儿的名誉。你的家人为什么让我的家人退还彩礼?”

有了这样的噪音,双方的老人都先分开了。在一次争吵中,我看着我说话尖刻的婆婆和我身边冷漠的韩江。再看看这位护士急切而争吵的父母。有那么一瞬间,我感到有点茫然,甚至怀疑自己:“真的是我小题大做吗?你会离婚吗?

(作品名称:“新婚之夜,我丈夫给了我一个很大的“惊喜”。作者:老卢班阿姨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。

快乐8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