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
  2. 社会 > 正文

4次骨穿、13次化疗!菏泽2岁孩子顽强求生

 2019-11-05 19:29:38  来源:互联网 

青少年粒单核细胞白血病被认为是幼儿的杀手,发病率约为100万。然而,这一百万的可能性落在菏泽曹西安县长乐镇陈庄村的陈灿森身上。两年内,小橘子经受了4次骨骼磨损和13次化疗,它顽强的生命力和生存欲望感动了每一个接触到橘子的医生。

如今,小橙的情况喜忧参半:令人高兴的是,他终于满足了骨髓移植的条件,并成功与父亲陈敏东相匹配。他将于9月24日进入无菌病房进行骨髓移植。令人担忧的是,凑在一起的20多万元仅够支付最初的住院费用,与骨髓移植的费用还有60万至80万元的差距。加上后续治疗,这仍然是一个天文数字。

经过五个月的诊断,父母说,“永远不要看着他死去。”

2016年12月,小橙出生在曹县长乐镇陈庄村。他的父亲陈敏东是一名卡车司机。他的母亲袁丹丹大学毕业后从事会计工作。他们都是90后。小橙高烧5个月,在几次医院检查后被诊断为幼年粒单核细胞白血病。

诊断后,一位医生亲切地私下安慰橙色的父母。橘子病太罕见了,治愈的希望渺茫,成本巨大。据预测,桔子不会活超过一年。最好还是放弃治疗,趁年轻再要一个孩子。

从5个月大开始,橙子就开始了自己的生存方式。

“这是我自己的血肉。父母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的孩子死去?”小橘子的母亲哭着说,从那以后,他们把橘子带到了治疗白血病的生存之路上。

这对90后夫妇在网上发布了关于他们孩子疾病的信息,寻找和橙子一样的病例,最后在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找到了几个成功治疗的病例。他们毅然带上小橘子,登上了开往广州的火车。当时,只有一种信仰支持他们:“只有当他们到达广州时,他们的儿子才有生存的希望”。

小橘子经受住了许多化疗治疗,医生称之为“奇迹”

从奥兰治半岁开始,他就在病床上学会了说话,并在医院的走廊里蹒跚学步。在他的小世界里,接触最多的是病房、注射、输血、骨敷料、化疗,他病床边穿梭的白大褂,从一家医院到另一家医院的匆忙。

橘子躺在医院的床上,上面布满了管子。

橙子在郑州首次被戴上时才5个月大。在没有麻醉剂的情况下,四名医生在治疗结束前紧紧地按压小橘子,撕裂了心脏和肺。经过近两年的治疗,他学会了与医生合作。与接受疫苗接种时大声哭喊的其他孩子相比,两岁以上的橙子从不抗拒注射和抽血,而且它们也主动伸出手来。有时当他们看到父母皱眉时,他会转过头安慰他们:“我不怕,只要完成疫苗接种就行了。”

“我儿子很懂事。对于一个2岁以上的孩子,他会主动把雾化器面罩戴在脸上,并用小手小心地拿着瓶子。那一刻,我的眼泪在他眼里打滚。”橘子妈妈说,一旦疼痛如此剧烈,小橘子就躺在妈妈的怀里,对她说:“妈妈,我想活下去!”

在寻求治疗的两年中,每一个接触过小橘子的医生都会感叹,2岁以上的孩子能够经受如此多的化疗,真是奇迹。转到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后,他的主治医生曾说,这是他们医院中第一例一岁以下的青少年粒单核细胞白血病。他们周围的许多病人死于化疗,但橙色顽强的生命力超出了每个人的想象。

全家人都在努力赚钱治疗,社会救助也需要巨额医疗费用。

治疗后,橙色的病情逐渐稳定。陈敏东和袁丹丹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平房。为了谋生和支付治疗费用,陈敏东独自拿橘子摆摊卖山东煎饼,袁丹丹兼职。

爸爸害怕橘子跑来跑去,所以他在摆摊的时候把它们绑在柱子上。

绑在柱子上的橘子靠墙睡着了。

陈敏东忙着摆摊的时候,不能照顾橘子。为了防止桔子逃跑的危险,陈敏东用一根软绳子绑了桔子的腿。这应该是奔跑和跳跃的童年,但是戴着面具的橙子只能坐在塑料桶上,看着路人。困的时候,陈敏东靠在墙上睡觉,等妈妈下班回来。丈夫和妻子都在为橙子的治疗努力工作,但是对于橙子的治疗成本来说,艰难的收获只是沧海一粟。

为了筹集治疗孙子的钱,两个60多岁的老人每天在木材厂工作11个小时。

奥兰治的祖父母是两个60多岁的老人,他们在业余时间出去工作,为他们的孩子看病筹集资金,但是在这个年龄找工作并不容易。曹西安县的一家木材厂发现他们很可怜,于是收留了两个老人。搬木头和拔钉子比年轻人的工作慢,两个老人每天至少要工作11个小时才能完成工厂规定的日常工作。他们每餐只吃一个馒头或一碗粥,努力节省日常开支,并为橘子看病省下每一分钱。

在最近的复查中,橙色有肝脾肿大,必须接受骨髓移植。目前,橙色已经成功地与父亲相匹配。骨髓移植计划于9月25日进行。医生说有90%的成功率,但是一切都被60万到80万元的移植费用所阻碍。两年前,医生说橙子不能活一年,但是现在橙子已经2岁零8个月了。你愿意帮助橙子创造下一个奇迹吗?

点击捐赠

曹州图书绘画学院

给大众网络粉丝带来好处

点击幸运抽奖,可从曹州书画学院获得一套定制书签,以及曹禺、丁媛媛等著名艺术家的书画折扇。

请指出转载大众记者独家文章的来源

相关文章